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野人文学 >> 道医 >> 第八十八章

容瘦云可能这会儿脑子才转过来, “妈的, 反正,你怎么可以喜欢你哥哥啊!我,我让他照顾你的,阿锦你……”

他也乱了, 这件事到底该怪谁啊, 一声怒吼,“等着,老子先把你腿打断!”

想来想去,还是打自己弟弟。

他回身去抓折凳,却被周锦渊死死抱住, “老容, 听我说!这件事本来我也要和你谈谈的!”

但他想的是好好谈,不是用折凳谈。

容瘦云抓狂:“不行!我不能接受!我靠, 我靠!到底什么时候发生的!”

明明就在他眼皮子底下, 他居然也一直没发现。

容细雪冷眼看着, 心底有些凉, 到这个份上, 哥哥还是在护着他啊, 只是愈发让他绝望,也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转身向外走。

“你少废话了!你出家当和尚也没管过小雪, 他喜欢谁也不关你的事!”周锦渊还在扣着容瘦云, 没发现小雪的动作, 揪着秃子的耳朵大喊,“而且我也喜欢他,有本事你把我腿一块儿打断。”

容瘦云快聋了,一脸空白,手倒是松下来了。

打断?打断了他还得负责接上。

太乱了,今天这都什么事儿,巧合叠巧合的。周锦渊再回头一看,却见容细雪人也不见了,只剩邵静静和季缓站在旁边大眼瞪小眼,顿时更为崩溃。

“小、小雪呢?”周锦渊甩开容瘦云,皱眉问道。

邵静静一手指了指外头,“早走了……”

刚才他本来想拦一把,容神那么看过来一眼,他愣是没敢。

季缓咽了口口水,傻傻道:“那个,容神……啊,老板娘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容瘦云一听到什么“老板娘”,又想死了,“季缓你少胡说八道啊!”

周锦渊立刻打了容细雪的电话,已经关机了,真是无奈至极。

事已至此,他本来想和容细雪说开了,但是小雪心态本就有些差,还来了出误会,居然特别丧地自认出局,再接着容瘦云一出来捣乱,人都跑了。

可周锦渊的想法根本就和容细雪理解的相反,他原本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刚才已经尽量说出口了。

“我去找小雪。”周锦渊一想还是不行,他觉得小雪不至于干傻事,但现在状态不太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呢。

“等等!”容瘦云一下叫住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之前周锦渊那几句话已经把他给骂得跪了。

周锦渊认真对他道:“再见到小雪,不要再骂他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想出家时,小雪拦你,你听过吗?况且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

他换了个说法,但和刚才还是同一个意思,正中容瘦云弱点,一下完全萎了,“……你们是认真的?”

好朋友和亲弟弟,他虽然是个不称职的哥哥,但一时还是难以接受。尤其这两个人,向来比他要靠谱,更让他现在怀疑人生了,打着打着觉得自己没道理了。

“我做什么事不认真过吗?”周锦渊吩咐邵静静不要再挂自己的号了,在外边和邻居打听了一下,有没有看到容细雪往哪个方向走,就一路找过去。

不过容细雪人影也不见了,周锦渊打电话给他们班的学生,确认了今天下午有课,让他们看到容细雪告诉自己一声,又去香麓山等地方找了找,再回头,学生也告诉周锦渊,小雪没有去上课。

这期间打容细雪的手机,也依然是关机。

周锦渊到处问人,找了一大圈,最后天色都暗了,容瘦云都打来关心了,还是没有容细雪的下落,“……他该不会买了机票回瀛洲了吧?”

容瘦云:“靠,不好说,那你要追到瀛洲去吗?”

“我先看看他到底在不在瀛洲吧。”周锦渊是觉得实在各处都没下落了,一想,索性打给曲观凤,“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容细雪今天有没有订机票,回瀛洲的……不,不管去哪儿的。”

“稍等。”曲观凤原本是在参加会议,闻言立刻暂停,让人去查了,“没有,也查了其他交通方式,他应该没有离开海洲。怎么了?”

“没什么,跟弟弟有点误会,我怕他回家了……”周锦渊自己说着说着,倒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说了,我还有个地方要去找。谢谢你了。”

周锦渊不等曲观凤回答,就挂了,往家里跑——他们在海洲的家。

他找了很多地方,唯独没有回家,真正是灯下黑,只觉得容细雪要躲开他们,应该不会回家。但是刚刚说到瀛洲,回家,他又忽然想起,小雪在海洲最喜欢的应该是他们的住处才对。

从搬到这里,容细雪就一手打理家务,在阳台种药,布置家居,连容瘦云住进去也很不乐意。这里应该比瀛洲,更像是仅有他们两个人的家。

周锦渊抱着期望回家,开门后,屋内一片黑暗,也不知道小雪在不在,但他内心有预感,应该是在的。

周锦渊试探着喊了一声:“小雪?”

哗啦。

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周锦渊把灯打开了,只见容细雪躺在沙发上,掉在地上的是一条毛毯。

容细雪也听到了,扶着椅背慢慢坐起来,“哥哥……”

“你在这里。我一直在找你。”周锦渊松了口气,走到近前,迫不及待想要和容细雪把误会解开。

容细雪眉毛微皱,手还扶在头上,神情似乎有点迷茫。

周锦渊走到近前就觉得不对,细看更是脸色一变,一手捧着他的脸,一手扣住他的手腕,“眼怎么回事?现在头痛吗?”

容细雪眨了眨眼,以往漂亮到有些锋锐的双眼,却是已无焦距,“我小睡了一会儿,起来就头疼,而且……”

而且,他已经看不到东西了。

刚才周锦渊就是察觉到不对,他把手电筒打开,对着容细雪的眼睛照了照,双眼无光感,瞳孔对光反射消失!

但从外表看,两只眼睛都没有明显异常,倒是容细雪说头有些痛。

“暴盲……”周锦渊喃喃道,他的手还放在容细雪脉上,气得忍不住摁着容细雪捶了一顿,“你还跑!还跑!一个人躲着伤心呢?现在好了,肝气郁结,成瞎子了!”

肝藏血,主筋,开窍于目。肝气通于目,肝和则能辨五色。而肝又与情志息息相关,主疏泄。

小雪正是情志忧郁,悲痛过度,导致肝气郁结,上逆犯目光,血瘀阻塞经络,忽然失明,或者以他的情形,更该叫:暴盲。

容细雪:“……”

他躲了两下,但因为看不见,还是受了大半,感觉脸还被周锦渊砸了一下,整个当小孩一般捶打,本是心里闷闷的,现在只觉有些哭笑不得。

之前和周锦渊说那些话时,就有些模糊,当时正在伤心处,没有放在心上,回来睡一觉就看不见了。

他自己也昏昏沉沉的,甚至还没有摆脱告白失败了的悲伤,结果周锦渊一顿殴打,让他极其无奈了。凭着印象,一只手摁住周锦渊,“……哥哥,难道我失恋了,也不能伤一下心吗?我现在头还有点痛,可以不打我吗?”

他说起来甚至有点带笑了,两眼也看不到周锦渊在哪,只是凭声音大致望着周锦渊的方向。

周锦渊看得又心疼又好笑,“怎么不打你?我打到你好了为止。你这不是白瞎了么!”

容细雪:“??”

他一时不懂周锦渊是什么意思。

白瞎什么意思,白忙活?

“你在外面也不听完,其实我是让邵静静给我想想,怎么给你一个惊喜。”周锦渊无语地道,“我说真的,我挺喜欢你,你怎么就跑了。”

容细雪:“………………”

原来是真,白瞎了。

容细雪一时不知作何反应,两眼还茫然地睁着,毫无焦点,他困惑地道:“可是……怎么会……”

“我都搞不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了,一点也没自信,那你还敢撩你哥?”周锦渊本来也有些不好意思,但容细雪看不到,倒是让他放松很多,越说也越轻松了,拿出周老师的气势来。

容细雪呆了好几秒,然后,他很快反应过来了,往前一靠,去抱周锦渊的手:“哥哥,你快给我针灸……”

周锦渊一下闪开,从旁边把扫把拿来,塞进容细雪手里,“你先拄着拐过一阵吧!”

“哥哥……”容细雪十分脆弱的样子。

“少来,别给我装,你好几幅面孔呢吧?还吓唬过我。”周锦渊道。

容细雪:“……”

门被敲了两下,容瘦云在外头喊:“阿锦,你回了么?”

容细雪神色微微变了变。

“没事。”周锦渊一按他的肩膀,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容瘦云眼神躲闪,看到容细雪也在,更是很不自然,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又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周锦渊,意思是你们这头已经说开了吗?

周锦渊颔首,回身走到容细雪身边,“你来得正好,和我一起带小雪去趟医院。”

“怎么了,有急救病人吗?”容瘦云不解地道。

“不是……”周锦渊把容细雪扶起来。

这下容瘦云就看出不对了,容细雪那带着试探意味的步伐,和无神的双眼……他惊呼一声,上前扶住容细雪另一边手,第一个动作也是摸脉,同时去看容细雪的眼睛,“你失明了?!”

周锦渊:“嗯,刚自己在家哭了一下午,瞎了。”

容瘦云震惊,“小雪哭瞎了?”

“?”容细雪道,“……我没哭。”

周锦渊质疑地道:“你真没哭?”

容细雪一时竟无法否认,就这迟疑的两秒,已经听到周锦渊的叹气声。

容细雪:“……”

是,是掉了几滴眼泪,但是和哭了一下午有很大区别吧??

容瘦云本来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弟弟,现在已是完全被这个变化打乱了,容细雪不哭他却要哭了,“你这个傻孩子啊!你这样我怎么和爷爷交代,我不同意你们而已,至于哭成这样吗?”

容细雪:“??我没……”

等等,越说越过分了。

容瘦云悲痛地道:“我也知道,我没有尽到做哥哥的责任,没资格管,但你不要恨我啊!我现在知道错了,你愿意和阿锦在一起就在一起吧,千万不要再自残了!!”

容细雪:“………………”

容细雪伸手去抓容瘦云的手,容瘦云机警地躲开了,“阿锦说得对,我们快去医院吧,再做点别的检查,看还有没有别的隐疾。”

容瘦云甚至有点窃喜,自己从来没有做兄长的尊严,居然因为这样的机会体验了一次……也是意外收获呢。

容细雪想想今天有喜事,何况身体不适,就暂时放过容瘦云吧。

……

“来,慢点走。”周锦渊扶着容细雪下车,往三院的急诊走。

容瘦云不远不近跟在后面,捏着鼻子看容细雪仿佛要黏在周锦渊身上的样子,觉得这个弟弟有点没出息……

而且只是视力骤失,在周锦渊那里随便扎两针不就治好了,搞得像得了绝症一样相依相偎,至于吗?

因为平时这兄弟俩就比较亲密,这会儿容细雪还病了,所以当他们走进急诊后,也没人像容瘦云一样大惊小怪。

“大神,这是怎么了?”这会儿急诊人还不算多,值班医生看到他们,问道,容细雪双目和往常不一样,没有焦距地望着下边某个方向。

“今天下午睡了一觉后,两眼忽然失明,伴有轻微头疼,口干,我诊断过了是暴盲。眼底没有明显异常,无光感。带来给他做些其他检查。”周锦渊答道,他是想着针、药治疗也一并在这里做了。

“那行啊,看看盘周视网膜有没有出血吧,查查心肺肾什么的……”值班医生说道,“这应该是急性视神经炎吧,失明前有没有视力模糊的情况?”

他心里甚至有点窃喜,难得的机会和大神讨论病情啊,虽然大家学的不一样,但总是有共通之处。而且单说出去,我和周大神聊病症了,也很有面子呀。

周锦渊点了点头,暴盲的确对应视神经炎。

容细雪也答道:“有一次。眼球倒是不痛。”

要是换做别人,突然双目失明,估计早慌得不行了,也就他们家不当回事,病人自己也参与讨论病情。

和值班医生聊了聊后,周锦渊让容瘦云带着容细雪自己做检查,自己则去中药房抓药,熬药,药房的人都觉得奇怪,怎么周大神自己来抓药,听他说是弟弟病了,这才释然。

周锦渊抓了柴胡、桃仁、红花、川穹、泽兰、生地黄等药,旨在疏肝解郁,活血祛瘀。等容细雪做完检查后,又给他针灸。

取睛明、丝竹空、肝俞、太冲、光明等穴,各有补泄,留针半小时,每十分钟就行针一次。

暴盲这样的病,周锦渊也不是第一次治了,因此下手颇有成算,何况为了稳妥,还煎了药。周锦渊就在急诊施的针,没事的医生护士都来围观,想看看周大神着名的显着疗效。

行针完,周锦渊就问容细雪:“现在眼睛应该有点透光了吧?”

容细雪是坐在病床上,他眨了眨眼,却迟疑地道:“……没有。”

围观的医护人员都交头接耳起来,这可奇了,听中医科的人说,周大神用药一剂知,二剂愈都不算什么稀奇事,有时候一剂病人就好了。

针灸更是精妙,取穴少效果佳。你想想,那瘫痪的病人都扎得回台上跳芭蕾了。

扎一次一点改善也没有,这不大可能吧,周大神都开口问了,竟然能不准确。这病人还是他弟弟,不存在操作失误,或者病人刻意隐瞒的事情。

周锦渊也是一愣,“一点也没有?”

他用手在容细雪眼前晃了几下,“也看不见手动?”

“不能。但是头不痛了。”容细雪老实答道。

大家这才舒了口气,就说嘛,还是有疗效的。

唯独周锦渊没吭声,他觉得不大对,以他的经验和判断,一次针刺后,患者怎么也不可能一点光感也没有,他用的还是强刺激手法。之前的检查结果也出来了,也不见其他问题啊。

“那好,先喝了药,明天继续针刺。”刚好中药也煎好了,周锦渊捧给容细雪喝。

其他医护人员看着没什么热闹了,纷纷散去,只剩下容瘦云还在一旁。

容细雪喝了一口药,眉头就微微皱起。

“有些苦吗?”周锦渊安慰道,“一口气喝掉吧。”

容细雪坐在病床上,头一歪,抵着周锦渊胸口蹭了两下,一副不大愿意的样子。

“乖。”周锦渊道,“我帮你捏着鼻子。”

容瘦云:“呕……”

容细雪:“……”

容瘦云忍不住教训道:“你们适可而止啊,这药到底苦不苦,你们一个学药的一个学医的,心里没点哔数吗?这里可是公共场合!”

他越说越起劲儿,就差手舞足蹈了。

周锦渊无声地指了指他,透着警告的意思,意思是少得瑟。

容细雪平静地道:“我只看出来,你趁这个机会狂上了。”

而且还狂个没完了。

“你这傻孩子,‘瞎’说什么呢。”容瘦云嗔怪地道,加重了某几个字,“你怎么‘看’得出来。”

容细雪:“…………”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xyrwx.com)道医新野人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新野人文学

猜你喜欢: 道医
完本推荐: 最强动漫系统全文阅读大荒蛮神全文阅读快穿之美人有毒全文阅读错入豪门:老公别碰我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不死者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全文阅读寂静杀戮全文阅读武侠世界男儿行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我家客人你惹不起全文阅读翡冷翠的时代全文阅读校园狂少全文阅读天生神医全文阅读龙傲战神全文阅读光之子全文阅读镇魂全文阅读都市之我在异界有个国全文阅读不二之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修真狂少寒门祸害龙抬头王牌大高手抢救大明朝重生九零小军嫂斗破苍穹神之炎帝文明之万界领主女神的最强高手神魔之上重生当首富继承人校花的透视高手剑破九天灵剑尊绝品神医首辅家的小娇娘超强小神农乡村最强小神医重生之绝世废少茅山终极僵尸王总裁爹地宠上天玄天魔帝诸天金手指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北宋大丈夫地球穿越时代网游大相师齐欢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修道红尘间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新野人文学移动版 - 新野人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