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野人文学 >> 道医 >> 第七十五章

#周锦渊是魔鬼吗#小青龙厨艺班开课啦, 来晒一晒你们做的柚子鸡汤吧~我在老师的食谱基础上多加了一些配料噢,感觉更合自己的口味啦。

#周锦渊是魔鬼吗#搞CP就来小青龙班,超甜哒!

#周锦渊是魔鬼吗#???怎么回事, 话题里全都是些奇怪的生物,行了知道你们是正牌小龙人了, 了不起, 麻烦去开个#周锦渊是天使呀 的话题自己聊吧,这里是留着赏魔鬼行为的。

#周锦渊是魔鬼吗#本丧尸要开麦, 真的惨, 我就在那张“中医大丧尸潮”里, 表情都扭曲了。我是上课被馋到哭,下课发现自己在朋友圈刷屏,连辅导员都发了那图,我………………

#周锦渊是魔鬼吗#同,那天一下课我们全体丧尸就冲到二食堂去了, 距离开饭还有五分钟, 我们就站在那里等,食堂阿姨被我们吓死了。

#周锦渊是魔鬼吗#反正现在就是后悔, 我一开始就是打定主意旁听的, 因为还有其他特别想选的课,闲着没事我还帮我同学抢课, 抢上了。我真的是贱, 有这个手速不自己选课。

#周锦渊是魔鬼吗#只有我关心剩下的柚子皮糖吗?我宣布容细雪如果私吞柚子皮糖, 盖章他们两个都是魔鬼。

#周锦渊是魔鬼吗#我最惨好吧??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市场营销狗, 被基友强行拖去卖安利看现场,说些什么“来听一场Live包你爱上这个CP”之类的鬼话,结果课听不懂就算了,一去就被暴击,hello,你们吃鸡我吃屁咯?

#周锦渊是魔鬼吗#槽,我会笑死,带人听医案选读课live的是最骚的23333333

.

.

祝青是海州中医药大学中医学本硕连读班的学生,今年大三,虽然家里除了他都没有从事中医行业的人,或者说和整个医药行业都没关系。

但是,家人对他的选择都是很支持的,大概和他们平时也经常选择中医治疗有关系。

从上大一开始,每年放假过年回家,祝青就要给各位亲戚把脉、扎针。

随着家里的中老年人使用手机的熟练程度上涨,他们的要求、问题也就时不时变得奇怪起来,所以祝青还要承担起科普的职责,

像今天,祝青和同学们约好,去香麓山游玩,顺便拍点汉服写真,在香麓观见,那里都是古建筑,他自己就是穿着深青色长衫。

结果他赶去的路上就偶遇了姑姑和姑父,本想打声招呼就走,结果被他们抓着坐同一辆观光车。同行也就算了,姑父还一直要求他给自己的新家看风水。

“姑父,我真的不会看风水!我学的是中医啊!”祝青无语地道,手里还给其他同学发短信,告诉他们待会儿到,和亲戚遇上了,“待,待会儿上面有道观,术业有专攻,你叫道士给你看啊。”

“你这穿得就跟道士差不多!”姑父不解地道,“而且昨天我去一个中医馆,那个大夫就给我算命了,他还说搞这一行都懂。”

祝青:“……那是以前的事了,以前确实大部分都懂。还有,我穿的这个是长衫,只能说道士也穿,但还是有些区别的!”

他们哪管这么多,“但是你平时也一口一个阴阳五行,什么医道同源都是你说的,还有五脏六腑是金木水火土。那天我跟你姑父在朋友圈还看到一个文章,说那个谁……”

姑姑显然是站在丈夫那边的,回忆着道:“孙思邈啊,他你认不认得?”

祝青:“……认得。”

姑姑开始车轱辘话了:“是嘛!孙思邈就说,好医生都会看风水,你考试成绩不是很好么?能不能活学活用一下?”

槽多无口啊,祝青仰天长叹,“姑姑,同源是同源,我们现在的真不会看,除非自己感兴趣去了解。还有,我怀疑这不是孙思邈的原话。”

“差不多那个意思咯,唉,算了,你居然不会,是不是大三还没学到?”姑姑遗憾地道,“你怎么就不感兴趣去了解一下呢。”

祝青好笑地道:“可以吧,那我下次去看看,有没有《易经》的选修课。”

他笑了两声就不敢笑了,爬得太喘了,怕岔气。观光车到了山顶,还得步行一段阶梯才抵达香麓观,他常年不运动,难免吃力。

他们是往上爬,右侧是向下走的人,忽然有人喊了祝青一声:“祝青同学?”

祝青正累得不行,弯着腰死狗一样爬山。

闻声抬头,只见一个穿着道袍的少年,山风中衣袂飘飘,气质出尘,第一眼险些没认出来。大家都穿差不多款式,祝青只觉自己被衬得猪头猪脸。

而且他定睛一看,就赶紧站直了,认出眼前人是自己选修课的老师周锦渊,“老师好,周老师!”

他刚一出口,就知道自己错了,靠了。

果然,姑姑和姑父都斜眼看他:你小子不但和道士穿得那么像,都上道士的课了,还说你没了解?

“…………”祝青也疯狂无语,虽然知道周老师是道医,但是亲眼看到他穿道袍出现在山上还是很震撼,何况老师还无意识地坑了他一把。

再一看,周老师后头还跟着助教,那个小他一级但是非常变态的助教,俩人还真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啊,“咳,容助教。”

容细雪点了点头。

“哈哈,好巧,在校外可以放松一点,你今天穿得很复古啊。”周锦渊乐呵呵地道。

“是,是……”祝青汗颜,遇到你哪能轻松啊,他给家人介绍:“这是我们学校的周老师,我选修了他的《经典医案选读》。”

他也是想强调一下,我可没有和老师学风水,我们这门课叫《经典医案选读》好么。

但是看家人的眼神就知道了,估计现在笃定他学了本事偷懒不给家人看……

“老师您真是会保养!”祝青的姑父惊喜地和周锦渊打了个招呼,真心赞叹道,“看起来好年轻啊!”

祝青的姑姑更是两眼放光,“所以我说学中医的人啊,就是会保养,老师你别说,让我猜猜你多大年纪了,三十?”

周锦渊:“……”

周锦渊:“那个,我……”

“难道不对?”姑父也大惊,“不会三十五了吧?不像,真的不像。”

祝青差点没笑出声来,周老师和他可是同龄人,他上学比较晚,严格说起来,周老师怕是还小俩月,他故意道:“还是不对,你们再猜一下。”

姑父自觉还是有点了解的,海洲中医大这几年都只招博士生了,博士毕业起码三十出头了。他们往三十、三十五猜都算是符合逻辑的,祝青竟一副大为不对的样子,姑父被震住了,半晌才试探地道:“……周兄?”

姑父琢磨着,三十五都还不对,那就得奔四十去了啊,这简直是逆天童颜了,而他自己也不过是四十来岁,兄弟相称实属正常。

“……哎哟。”周锦渊差点没摔下楼梯,幸好容细雪扶了他一把,“叔叔啊,我二十四岁!”

祝青立刻举报:“周老师你虚了两岁!”

周锦渊:“……”

祝姑姑和姑父险些也一道摔下楼梯,搞什么,原来不是猜小了,而是猜得太大了!

先入为主,他们当然觉得能做大学老师,得有一定年纪了啊,况且中医大也不是没有那种一把年纪头发还乌黑的老中医,鹤发童颜,保养得好极了,人家会养生。

“误会啊,那周老师真的是,年轻有为!”姑父老脸一红,刚才喊错了,人家明明和他外甥、儿子都差不多大,“这是跳了很多级啊。”

祝姑姑也难掩失落,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我还想问问,你皮肤怎么保养的呢,怎么我敷那么些面膜都没用。”

周锦渊看了她一眼,“您说这个面尘嘛?面尘都与脏腑有关,敷面膜之前还是要先调节身体。”

祝青小声给姑姑科普:“面尘就是黄褐斑。”

祝姑姑是最近开始长黄褐斑的,她都没想过中医还管治这个,不然早就让祝青给她看看了,立刻道:“周老师这要怎么调节,吃什么药?能说说么,我让小青煎药给我吃啊。”

“这也要把脉才知道具体病因,其实最好再加上针灸,我曾经给我母亲针刺过,斑点基本消失了。”周锦渊索性转身,这里已经快到香麓观了,他是刚刚出来的,“既然是祝青的家长,不如到上头坐一下,我给你把把脉。”

当他学生的家长还有这个福利的?

祝姑姑虽然不认识周锦渊,但既然都做中医大的老师了,那可不是好进的,她立刻忘了爬山的疲劳,往上蹿,“好啊好啊来来来!”

“祝青,来。”周锦渊和蔼地对祝青笑了一下,“你姑姑这个病例,我考考你……”

祝青:“…………”

姑父闻言大喜,一拍祝青,“小青还不跟紧点,搀着老师!老师赐教呢!”

祝青一缩脖子,上前扶着周锦渊的手肘,就跟小太监似的,一边搀扶行走一边回话。

香麓观的小道士下山,看到原本离开了的周锦渊让人搀着,还呆乎乎问了一句:“师叔是摔着了么?”

周锦渊:“……”

周锦渊:“……去你的。”

不过没走几步吧,周锦渊就看出来了,祝青早就体力不支,拽着他衣袖的手是越来越沉重,最后都成了挽着他。

“你这个体力可不行啊,当医生体力必须要好,以后门诊一坐一天,赶上医闹你还得搏斗。”周锦渊教育道,“你们体育课不练拳脚的吗?”

祝青哭丧着脸:“练啊,所以我不是老挂……”

“对对,看你们周老师,身轻如燕!”姑父的声音从后头传来。

周锦渊边走还边问了祝姑姑几句,作为问诊。

“唔,祝青你再告诉我,你姑姑黄褐斑颜色淡黑,形状相对比较规则,分布在额头、脸颊、鼻子等处,比较有可能是什么脏腑出了问题?”周锦渊问道。

“……老师,其实还有一些同学也在这里,我把他们叫过来一起听课吧。”祝青心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小龙人一起选修一起走。

周锦渊没想那么多,“那好啊。”

……

祝青的同学们也刚到,都穿着各式汉服,正在香麓观的院子里休息。

还有人约了个认识的其他学校爱玩摄影的朋友过来,待会儿给他们拍拍,这会儿大家正讨论等下可以取什么景,互相嘲笑,凹造型,看到祝青就招呼他,“你爬得还挺快嘛,以为要等你很久呢。”

“不,不是,那个,我带你们去见一个小可爱吧,有便宜可站……”祝青讷讷说道。

“见一个小可爱?萝莉吗,哎呀我们是不是可以借来拍照。”

“感觉祝青古古怪怪的,到底有多可爱?”

话是这么说,大家还是跟着祝青走了。

“是这样的,我姑姑长了黄褐斑……”走到香麓观的后院,祝青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同学们一脸疑惑。干嘛突然说你姑姑黄褐斑?黄褐斑怎么了?

接着他们就看到了容细雪站在门口,正低头玩手机,抬眼看过来一眼,认识的人都呆了一下,怎么容神在这儿,要见的人就是他么。

这个念头刚出来,就打了个寒战。不对,容神不可能是小可爱。

有人反应过来,迅速道:“我知道了,既然容神在这儿,那肯定有周老师生长在十步之内!!”

其他人:“???”

这时候窗子打开,听到声音的周锦渊探出头:“哈罗,同学们好。”

“哎呀我去!”把大家给吓得不轻,还真在十步之内啊!

此时再一想,小可爱……占便宜……我去啊!是这个小可爱!

“大家都穿得很漂亮嘛,现在有没有事?没事一起过来给祝青的姑姑治黄褐斑吧。”周锦渊笑眯眯地道。

其他人:“…………”

这么个占便宜,免费课程……

周锦渊一转过头去,他们就摁住祝青殴打了一顿,这才捞着宽袍大袖进屋去,顺便和摄影的同学小声说:“这个课必须上,等等。”

课是不能不听的,但祝青也还是要打一顿!看把他们吓得!

这位隔壁学校的摄影师,身上还背着器材,他也不会把脉,只能傻站在旁边。他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就冒出一个老师,还年轻得不像话。

同学们在周锦渊的指挥下,挨个给祝姑姑把脉。

摄影师在一旁看了一会儿,越看是越和谐。

这屋子是观内道长清修用的,虽然属于后来建的,但保持了和原有古建筑相同的风格,也有不少年历史了,陈设同样是古色古香。甚至还有个木头医药箱,是道长们平时艾灸、涂药之类用的。

看着眼前的一幕,摄影师忽然灵感就狂涌了,“靠,我怎么没想到,就应该取这个景啊!”

他们一个个斜坐在榻上,把脉的姿势表情自然专注。想想也是,本就是中医药大学的学生,拿这当主题拍摄岂不是最切题?

而且……

摄影的同学瞄了一眼周锦渊:这位周老师,这一身实在太仙风道骨了,有范儿啊!

衣服不像其他人,也没什么花纹,甚至也没蓄发,但气场就是不一样,一举一动好像他真就是道士一般——当然,摄影师不知道周锦渊的确就是道士。

摄影师的心怦怦跳起来,“老师,那个……其实我们今天是来拍照的,我能不能,在这里拍他们诊脉啊?”

“我就说你们穿这么漂亮,那当然可以啊,病人不介意就行。”周锦渊无所谓,现在都不是上课时间。

“我们只拍到病人的手就行了,不然也出戏,哈哈。”摄影师没想到周锦渊这么好说话,学生们的态度明明那么怕他。

他把器材架起来,越看背着手站在一旁的周锦渊还越心痒痒,歪头问:“老师,能……把你也拍进去吗?”

周锦渊奇怪地看他:“你拍我做什么。”

摄影师老实道:“就是觉得好看。”

“算了吧。”周锦渊没什么兴趣,“我也不会摆什么姿势。”

他都拒绝了,摄影师也没办法,遗憾地拍其他人。

学生们都挨个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周锦渊上前一握祝姑姑的脉,右手一甩,拢住袍袖,单手背在身后,道:“记,舌淡,苔白腻,脉细,肝肾阴虚!”

祝青立刻提笔在旁抄写下来,自觉得不得了。

摄影师一瞬间又给击中了,周老师说自己不会摆什么姿势,却自然就有气质啊,单看这一角,就像什么武侠片、仙侠片。

“老师……求你了,让我拍拍你吧!”摄影师没忍住,又开口了。

怎么还求上了,周锦渊诧异地看他一眼,“你们自个儿玩就行了。”

摄影师一想,语气变得诱惑了一点,“老师我微博粉丝还挺多的,等我把照片发出去,大家一看,哇塞,年纪轻轻的大学老师,还这么好看,你就红啦!”

红其实不敢保证,但他真觉得这片子拍出来质量会很好,怎么着也能热转一把吧。

众学生:“…………”

摄影师走近一步,半是玩笑半认真地道:“老师啊,你觉得怎么样嘛?”

“不了吧,我觉得这种东西很虚无缥缈。”周锦渊兴趣缺缺地道。

摄影师:“哎呀老师你年纪轻轻不要这么没激情啊!”

“没办法,”周锦渊摸了一下脸,“我年纪轻轻,已经过气五回了。”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xyrwx.com)道医新野人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新野人文学

猜你喜欢: 道医
完本推荐: 幼崽护养协会全文阅读我从水中来全文阅读乱世天师全文阅读绝世武圣全文阅读他从火光中走来全文阅读最强相师全文阅读最强神级兵王全文阅读诸天旅人全文阅读中华第一帝国全文阅读贵族农民全文阅读我的总裁老婆全文阅读盛宠杀手小逃妻全文阅读新风领地全文阅读万界系统全文阅读骨色生香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女教师升迁笔记全文阅读西游之武道崛起全文阅读万古天帝全文阅读造化仙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医圣尘脉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异界大领主捡漏戏闹初唐绝世武魂霸道总裁求抱抱最强升级桃运小村医打造异界修道红尘间恶魔就在身边天唐锦绣快穿:男神又苏又撩总裁爹地宠上天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东晋北府一丘八南宋第一卧底抢救大明朝总裁的天价穷妻超级保安在都市战神升级系统这个地球有点凶我家太子妃超凶的都市超级医圣异界无敌系统盛唐纨绔错嫁替婚总裁修真聊天群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新野人文学移动版 - 新野人文学手机站